广州民间剧团,乌镇展现戏剧力量

《抱枕人》剧照 《两只名为古川的蟑螂飞行前的一个晚上》剧照 大洋网讯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上,备受关注的青年竞演单元已于10月27日开幕,从538部报名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的18部作品激烈角逐“小镇奖”。值得关注的是,其中有两部作品来自广州,分别是生白剧场的《抱枕人》和空壳戏剧工作室的《两只名为古川的蟑螂飞行前的一个晚上》。 前日,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在乌镇采访了这两部作品的主创。“民间剧团很难做,但是为了梦想我们也会坚持。”他们说。 厉害:18部青赛入围作品,广州占了两部 本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(以下简称“青赛”)共吸引了538部作品报名参赛,创历史新高。乌镇戏剧节评委会最终挑选出了最有创意、最打动人的18部诚意之作进入青赛。18部作品中,有两部来自广州,分别来自生白剧场和空壳戏剧工作室。此前,2016年第四届乌镇戏剧节上,游乐园剧团作为广州团队的代表,曾入围青赛。今年,两个团队同时入围,展示了广州民间剧团的实力。 10月27日至10月31日,18个队伍将在乌镇的蚌湾剧场进行面向群众的多轮现场公演。在11月2日的决赛上,将决出“小镇奖”。 10月27日下午1时,赖声川、黄磊、孟京辉等人为青赛揭幕后,生白剧场《抱枕人》作为青赛A组第一个剧目登台亮相。没有抢到票的观众,就在蚌湾剧场前的空地上,通过LED大屏观看直播。这个以“宅”为主题创作的作品,基本上是生白剧场团长米立的独角戏。《抱枕人》立意深刻、结构新颖,演员表现力强、完成度很高。 而空壳戏剧工作室的《两只名为古川的蟑螂飞行前的一个晚上》,于10月28日下午3时30分首演。这部以“孤独死”为主题的作品引人深思。 据悉,本届青赛将在31日让18部入围作品进行联演,这场狂欢将给青年戏剧人带来更高、更广的关注度。如此一来,每个作品可以在乌镇演3场,优胜者将参加11月2日的决赛。“希望我们也可以演到第四场。”《两只名为古川的蟑螂飞行前的一个晚上》编剧兼导演何啟杰表示。 成团:因为热爱走到一起 去年乌镇戏剧节结束时,确定了第七届戏剧节的主题为“涌”后,何啟杰就开始思考了,“构思了两个月,剧本写了两周,排练只能安排在周末两天,因为有个成员在东莞做药品检测工作。”学医药的何啟杰今年夏天大学毕业后进入医院工作,但是在作品入围青赛18强之后就辞职了,“医院工作不能出错,这个阶段想专注地把戏剧做好。” 来到乌镇抽签到E组,“别的团队来自清华大学、上戏、中戏,都很专业。我们连灯光都不会,乌镇的技术团队给了我们适当的提醒。”在何啟杰看来,乌镇提供了一个舞台,“对我们是莫大的鼓舞。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,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。” 空壳成立于去年11月,一共27人,生白成立于去年9月,一共20人。“但其实我们大多数成员认识已经两年了。我们的专业挺杂的,志趣相投就在一起做剧团。”何啟杰说,“我需要通过戏剧热爱我的生活。” 戏剧对于生白的米立来说,不只是爱好,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米立大学没毕业就进入电台工作,四五年之后想寻求改变。在佛山电台认识了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的王伟波,于是报名参加了广话的培训班——倪超的工作坊,带着米立等学员编排了《四川好人》,“那是2015年,然后我就入了戏剧的坑。” 钟向霖大学毕业后做了3年的广告人。“我本来就很热爱生活,我在大学里就热爱戏剧。参加了广话吴熙老师的工作坊后,我发现我还是不能忘记它,很享受在戏剧创作王国里那种梦幻的感觉。”去年9月开始,两人专职做生白剧场。 这次来乌镇,让米立树立起了信心。《抱枕人》构思了很久,写了2个月,“我是半个宅男,享受这个空间。戏剧中涉及这个题材的不多,我尝试一下,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经历。”青赛走台时,《抱枕人》是第一个被表扬有技术提示的。 坚持: 为更多爱戏剧的年轻人保留一个平台 空壳这次来乌镇的有4个人,“工作室专职的有两三人,多数人还是要吃饭的。”何啟杰说。 米立目前在电台兼职,偶尔回去录点节目,赚点稿费。“创团成员4人,我和米立两人是专职,另两位有工作。现在有20人,其中三分之二是大学生。毕业后他们如果去找别的工作,我们也很支持,但是我们会保留一个平台。”钟向霖说,“我们每周都会花时间带他们训练,我们希望让更多比我们更年轻的人爱上戏剧”。 在米立和钟向霖看来,今年很幸运,因为入驻了越秀区文化馆,“文化馆提供了场地,解决了我们最大的问题。早前排练《先生,你好》,我们在五羊邨吃完夜宵想找个空地排练,就在路灯下面,冬天的夜里也很冷的。”钟向霖回忆。 没有排练场地是民间剧团的困难之一。在广州炎热的夏天里,在一所大学的一间没有空调的排练场里,何啟杰和他的伙伴们完成了《两只名为古川的蟑螂飞行前的一个晚上》的创作。“每一场排练我们都在与这个空间做斗争,在跟身体的极限值做斗争,也在跟情绪做斗争。这是一部情绪不断叠加挤压的作品,故事里的蟑螂跟我们也很像,我们都在追求着‘金黄色的沙滩’。”何啟杰说。 作为一个民间剧团,生白的经费来源主要有三块:一年15场演出的微薄收入;越秀区文化馆的补贴;剧团成员自己赚钱来补。“希望我们可以像一些欧洲的院团,演员共建剧团。”钟向霖说,“对米立团长来说,乌镇戏剧节是一个认可,对我这个剧团经理来说,是让一些资源和平台有了更多的可能性”。 在制作资金上,民间剧团希望得到一些支持,“包括演员的费用和戏剧制作。我们的道具很简单,有制作人跟我们聊过,‘你们的戏好是好,但卖不出价钱,因为制作太简陋。’我们希望可以升级我们的制作。”钟向霖说。 未来: 希望更多的小剧场繁荣起来 乌镇戏剧节结束后,空壳将带着《一树梨花压海棠》去四川参加大凉山国际戏剧节,“看四川有什么新的机遇,做戏要讲究运气和天赋。”何啟杰说。而生白则带着《飞鱼》和《得个吉》回广州参加2019“大戏节”。钟向霖说:“在大戏节能进决赛就好了,能被更多的人看到就好。” 在规划生白的发展时,钟向霖和米立都没想到能这么快进入青赛,“会谨慎看待荣耀。接下来,且不说过得好,但要过得了、过得下去。”钟向霖认为这三年要咬紧牙关打比赛,“希望更多的小剧场繁荣起来。市场还不到分蛋糕的时候,大家努力做蛋糕”。 据悉,这样的民间话剧团体,广州有十多个。在广州,民间剧团活跃在西瓜剧场、大戏节、周一星剧场、越秀区文化馆、嘿皮匣子小剧场。希望民间剧团的路,越走越稳,越走越宽。 大咖论道:戏剧的未来在青年 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、著名导演赖声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一直最看重的单元就是青赛,因为戏剧的未来在青年。此次青赛涌现了乌镇戏剧节的勃勃生机,作品在想象力和完成度方面均有提升。 需要指出的是,《抱枕人》用粤语演绎,另有深圳团队带来了客家话作品。青赛评委史航就表示:“这次青赛出现了很多戏剧新势力,在蚌湾剧场会有更多的人间百态,更多的戏剧生态。” 赖声川: 倪妮认真而且勇敢 此次乌镇戏剧节,赖声川带来了新戏《幺幺洞捌》,影视明星倪妮在剧中一人分饰两角。赖声川表示:“跟倪妮的合作很愉快。其实跟任何一位我们不熟的演员合作,都不一定清楚他能给这个制作带来什么。对于《幺幺洞捌》中一人分饰两角的艰难任务,我之前不敢对倪妮有太多期望,毕竟她没有受过剧场训练,也没演过舞台剧。但一排起戏来,我首先被她的认真态度感动。第一次读剧本就知道任务艰难,但她认真又勇敢,这种勇气充分体现在安娜这个角色身上。” 当下,影视演员演话剧成为潮流,有些在舞台上还是“新人”。对此,戏剧节发起人之一黄磊表示:“很多影视演员在舞台上同样有光,他们在舞台上是新人,舞台剧演员在最初上台之前不也是新人吗?只是时间和经验的问题。” 孟京辉: 观众中途退场“没关系” 对于第七届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来说,选择特邀剧目有三个标准,首先要求剧目同时具备“当今美学的最新观念”“现下戏剧状况或者戏剧个性的集大成者”“能形成一个互动的学术主题和学术的延展性”这三个属性。然后,它必须充满力度。另外,名团的新作,也是孟京辉关注的重点。 在孟京辉看来,“没有好的表演,没有坏的表演,只有真的表演。”在乌镇看戏,遇到观众提前退场,孟京辉表示“没关系”,“如果每个东西都特别棒,不就没什么意外收获了吗?在我看来,乌镇戏剧节是一个营养池,既培育了创作者,又培育了欣赏者,让创作者更自信更多元,让欣赏者更宽容。”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[ 编辑: 何雯飔 ]